现在都无关紧要了

 必发365官网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5-02 12:41
现在都无关紧要了
 
我吸到了吗?
他慢慢恢复听觉,渐渐恢复理智。他听见有人在发布命令……防毒面具……把门关好……打开鼓风机。
其他人立即倒在了地上,他想,可我还站着,我还在呼吸。苍天在上!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命!
他现在可以动脑分析一下了:他的屏蔽场一直打开着,虽然强度很低,但足以通过能场屏障减缓分子交换。而且当时他已经推开椅子离开了桌子……而彼得突然上气不接下气,卫队长也冲过来,结果了自己的小命。
运气和那垂死之人的喘气声救了他。
男爵并不感激彼得,那蠢货自己撞到了枪口上。还有那愚蠢的卫队长!他说过,他检查过每个男爵要见的人!那公爵怎么可能……毫无征兆。连桌子上方的毒物探测器都没发出警告。怎么可能?
啊,现在都无关紧要了,男爵想,意识开始坚定起来。下一任卫队长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找出这些问题的答案。
他意识到走道里传来吵闹的声音,就在通向死亡之屋的另一扇门的拐角处。男爵离开那扇门,审视着他四周的男仆。他们一言不发,目瞪口呆地站在那儿,等着男爵的反应。
男爵会发火吗?
而男爵意识到,自己从那可怕的屋子里死里逃生,仅仅过了几秒钟而已。
几名卫兵手持武器对着那扇门,另几个卫兵面目凶狠地对着空荡的走道,这条走道在右边拐了个弯,那里正是吵闹声的发源之处。
一个人绕过拐角,大步走过来。一副防毒面罩系在脖子上,左右摆动着,眼睛注视看头顶的一排毒物探测器。他长着一头金发,平脸上是一对绿色的眼睛,厚厚的嘴唇上辐射出细细的皱纹。他看起来就像某种水生动物,被错误地安置在了陆地上。
男爵盯着这个渐渐走近的人,想起了他的名字:内福德。雅金·内福德,一名警卫下士。他是一个塞缪塔瘾君子。塞缪塔是一种音乐药物混合品,作用于人最深层的意识。这是一个有用的情报。
那人在男爵面前停下脚步,敬了个礼。“大人,走道已检查过,十分安全。我在外边看到了,一定是毒气。您房间里的通风设备正在从走道往里面灌空气。”他抬头看了看男爵头顶的毒物探测器,“没有一丝毒气泄露出来。我们现在正在清理屋子。您有什么命令?”
男爵认出了这个人的声音——就是刚才发布命令的声音。这个下士很有效率,他想。
“里面的人都死了?”男爵问。
“是的,大人。”
啊,必须重新调整一下了,男爵想。
“首先,”他说,“让我祝贺你,内福德。你是我的新任警卫队长。我希望你用心记住这次教训,别步你前任的后尘。”
男爵看到新任卫队长脸上露出的恍然大悟的表情。内福德知道自己再也不会缺少塞缪塔。
他点点头。“大人放心,我一定会尽心竭力,保证您的安全。”
“好吧。那么,再谈谈正事。我怀疑公爵嘴里有什么东西。务必给我查出那是什么,是怎么用的,谁帮他放进去的。你一定要采取一切预防措施……”
他突然停住,思绪被身后走道中的骚动打断——几名卫兵站在通往底层甲板的升降梯门口,正阻止一个高大的霸撒统领,不让他进来。
男爵没有认出霸撒统领的脸。一张精瘦的脸,嘴巴就像是皮革上的划痕,两只眼睛仿佛两粒墨珠。
“把手从我身上拿开,你们这群吃腐肉的东西!”那人咆哮着,冲上前,把卫兵推到一边。
啊,是一名萨多卡,男爵想。
这个霸撒统领大步走向男爵。男爵双眼眯成缝,顿生恐惧。这些萨多卡军官总使男爵感到不安。他们个个长得像是公爵的亲戚……已故的公爵。还有,他们对男爵是如此不恭!
那霸撒统领在离男爵半步远的地方站住,双手叉腰。一个卫兵跟在他后边,浑身颤抖,不知所措。
男爵注意到他没有敬礼,这个萨多卡的不敬举止加剧了他的不安。他们在这儿只有一个兵团——十个营——用来增援哈克南兵团,但男爵心中很明白,这一个兵团就足以战胜哈克南人的全部军事力量。
“告诉你的人,别再阻止我来见你,男爵,”这个萨多卡咆哮道,“我的人把厄崔迪公爵交给了你,但我还没和你讨论该怎么处置他。现在咱们来讨论一下。”
我不能在我的人面前丢脸,男爵想。
“是吗?”他冷冷地说道,男爵对此感到满意。
“皇帝给我下了命令,要我保证他的皇族表弟死得痛快,不能受苦。”霸撒统领说。
“这也是我得到的御令,”男爵撒了个谎,“你以为我会违抗命令?”
“我要亲自监督,以便向皇帝复命。”萨多卡军官说。
“公爵已经死啦。”男爵厉声叫道,他挥挥手,示意谈话就此结束。
但霸撒统领仍旧一动不动站在他面前,既没有眨一下眼睛,也没有动动身上的一块肌肉,以表示自己听到了男爵的话。“怎么死的?”他怒吼道。
真的!男爵想,真是太过分了。
“他自己了断的,如果你真要知道的话,”男爵说,“他吃了毒药。”
“我现在就要见到尸体。”霸撒统领说。
男爵故作夸张地抬眼看着天花板,脑子却在飞速运转:见鬼!那屋子还没来得及整理,这个眼尖的萨多卡将看到房间里的一切!
“马上!”萨多卡军官咆哮道,“我要亲眼见到。”
已经没办法阻止他了,男爵意识到。这个萨多卡将会看到一切。他会知道公爵杀死了好多哈克南人……男爵本人也差点难逃厄运。还有一桌的残羹剩饭,公爵就躺在桌对面,周围是一片死亡的景象。
根本没办法阻止他。
“我没时间等!”霸撒统领吼道。
“不会让你等,”男爵说,他盯着萨多卡黑黝黝的眼睛,“我不会对皇帝隐瞒任何事。”他对内福德点点头,“带这位霸撒统领去看现场,马上。内福德,从你身旁的门领他进去。”
“这边请,长官。”内福德说。
这名萨多卡目空一切地慢慢绕过公爵,从卫兵中间挤过去。
真受不了,男爵想,现在皇帝会知道我是怎么犯下错误的,他会把这看成软弱的表现。
更让人痛苦的是,皇帝和他的萨多卡兵同样鄙视软弱。男爵咬着下唇,心中暗暗安慰自己,至少皇帝还不知道厄崔迪人突袭了杰第主星,毁掉了哈克南人的香料仓库。
那个狡猾的公爵真该死!
男爵看着那远去的背影——那个傲慢的萨多卡,还有矮壮而能干的内福德。
我们必须作出调整,男爵想,我得让拉班重新过来统治这个该死的星球,他可以胡作非为。我必须消耗掉一个哈克南子嗣,让厄拉科斯进入一个合适的条件,接受菲德-罗萨的统治。那个该死的彼得!他还没和我了结一切,就丢了自己的性命。
男爵叹了一口气。
我必须马上派人去特莱拉星球,寻找一个新的门泰特。毫无疑问,他们一定已经为我准备好新人了。
他身旁的一个卫兵咳了一声。
男爵转身看着他。“我饿了。”
“得令,大人。”
“我想娱乐一下。你把这房子清理一下,好好查查里面有什么秘密。”男爵低沉地说道。
卫兵埋下头。
标签:必发365官网

上一篇:这些话令他浑身一爽
下一篇:却还像小孩一样躲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