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球上若能制造出一个适用于人类

 必发娱乐官网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5-02 11:02
地球上若能制造出一个适用于人类
 
拿它来做什么?”
物理学家耸了耸肩:“这不是我能说的,当然得由大议会做决定。”
“你不考虑将这个发明献给帝国?”
“我?我一点也不反对。但只有大议会才有裁判权……”
“哦,”恩尼亚斯以不耐烦的口气说,“去他妈的大议会,我以前跟他们打过交道。在适当的时候,你愿意跟他们谈谈吗?”
“为什么,我能有什么影响力?”
“你可以告诉他们,地球上若能制造出一个适用于人类,而且百分之百安全的突触放大器,又如果这个装置能和全银河分享,那么,你们移民外星所受到的某些限制,就有可能被撤销。”
“什么,”谢克特以讽刺的口吻说,“现在又不怕我们的传染病、我们的差异,以及我们非人类的特质了?”
“你们甚至有可能,”恩尼亚斯心平气和地说,“整个被迁移到另一颗行星,考虑一下。”
此时房门突然打开,一位年轻少女走了进来,轻快地掠过放置胶卷书的书柜。她自然而然带来一股春天的气息,驱散了这个隐秘书房里的霉味。看到这个陌生人,她有点脸红,立刻转身准备离去。
“进来,波拉,”谢克特连忙叫道。“大人,”他又对恩尼亚斯说,“我相信您从未见过我女儿。波拉,这是恩尼亚斯大人,地球的行政官。”
她正要屈膝行礼的时候,行政官很快站起来,以相当绅士的手势示意她免礼。
“亲爱的谢克特小姐,”他说,“我真不敢相信,地球上能孕育出像你这样的明珠。其实,将你放在我想得到的任何世界上,你都会是一颗耀眼的明珠。”
他拉起波拉的手,她赶紧带点腼腆地伸手向前。一时之间,恩尼亚斯似乎准备遵循古代礼仪,低下头来亲吻那只玉手。不过即使他动过这个念头,最后也没有付诸实现。他将她的手举到一半便放开来,也许稍微太快了点。
波拉微微皱着眉头说:“大人,您对一名普通地球女子的亲切,实在令我受宠若惊。您竟然不畏惧传染病,敢亲自造访我们,可真是英勇无比、胆识过人。”
谢克特清了清喉咙,打岔道:“我这个女儿,行政官,正在芝加大学攻读学位。她每周有两天的时间,在我的实验室当技术员,以取得必要的实习学分。她是个能干的女孩,虽然我是她父亲,说话难免过分捧她,但我还是要说,她有一天可能取代我的位置。”
“父亲,”波拉柔声道,“我有个重要的消息告诉你。”她显得有些迟疑。
“我该离开吗?”恩尼亚斯客气地说。
“不,不,”谢克特说,“什么事,波拉?”
少女随即答道:“我们有了一个志愿者,父亲。”
谢克特瞪大眼睛,几乎愣在那里:“突触放大器的志愿者?”
“他是这么说的。”
“好啊,”恩尼亚斯说,“看来,我为你带来好运。”
“似乎的确如此。”谢克特又转身对女儿说,“告诉他等一下,把他带到丙室去,我很快会去见他。”
波拉离去后,他又转向恩尼亚斯说:“我失陪了,你不介意吧,行政官?”
“当然不介意,手术需要多久时间?”
“恐怕要几小时,你希望参观吗?”
“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更骇人的事,亲爱的谢克特。我会在国宾馆一直待到明天,你会告诉我结果吗?”
谢克特似乎松了一口气:“会的,当然。”
“很好……考虑一下我刚才有关突触放大器的提议,那是你通往知识殿堂的一条新捷径。”
说完恩尼亚斯便走了,比来的时候内心更加不安。他没打听到什么,恐惧感却增加了许多。
第五章 非自愿的志愿者
客人走后,谢克特博士轻轻地、谨慎地按下召唤钮。一位年轻技术员很快走进来,他穿着一身雪白的实验袍,棕色的长发仔细扎在脑后。
谢克特博士说:“波拉有没有告诉你——”
“有的,谢克特博士。我已经借着显像板观察过他,他无疑是一名真正的志愿者,绝非经由通常的途径送来的实验对象。”
“我应不应该通知议会一声,你认为呢?”
“我不知道该给你什么建议,议会不会受理普通的通讯。任何波束都能被人截听,您也知道。”然后,他又热心地说,“让我把他打发走吧。我可以告诉他,我们需要三十岁以下的人,这个对象少说也有三十五岁。”
“不,不,我最好见见他。”谢克特的思绪像是一股冰冷的漩涡。直到目前为止,每件事都处理得很明智,公开的消息刚好足以构成坦白的假象,一点也不多。而现在,却来了一个真正的志愿者,而且恰好在恩尼亚斯来访后。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吗?在这个受到诅咒的地球表面,正开始涌起相互角力的巨大暗潮,谢克特自己却只有最模糊的概念。但就某种意义而言,他也知道得够多了。多得足以令他受他们摆布,而且绝对比任何一个古人想像中还要多。
可是他能怎么办?现在他的生命受到了双重威胁。
十分钟后,谢克特博士无奈地望着面前这个粗鲁的农夫。他将帽子抓在手上,脑袋转向一侧,仿佛想要避开过分仔细的端详。他的年纪,谢克特想,绝对在四十岁以下,但与土地搏斗的艰苦生活,当然不会让人养尊处优。这个人的面颊棕里透红,虽然室内温度不高,在他的发际与两侧太阳穴附近,却挂着几滴明显的汗珠,他一双手则不断在互相揉搓。
“好,亲爱的先生,”谢克特亲切地说,“我了解你拒绝提供姓名。”
亚宾的反应则是盲目的固执:“我听说如果来当志愿者,什么问题都不会问。”
“嗯,好吧,那究竟有没有什么你想说的事?或是你只想要立刻接受手术?”
“我?此时,此地?”他突然吓了一跳,“志愿者不是我自己,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。”
“不是你?你的意思是,志愿者另有其人?”
“当然,我怎么会想要……”
“我了解。这个实验对象,另外那个人,跟你在一块吗?”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亚宾谨慎地回答。
“好吧,听好,那就告诉我们你愿意说的事。你说的每句话,我们都会绝对保密,我们还会尽一切可能帮助你。同意吗?”
农夫忽然垂下头来,勉强可算是个表示敬意的动作:“谢谢你,事情是这样的,先生。我们农场里有个人,一个远——啊——远亲。他帮我们的忙,你该了解——”
亚宾困难地吞着口水,谢克特则严肃地点了点头。
亚宾继续说:“他是个非常勤奋的工人,也是个非常优秀的工人。我们曾经有个儿子,你知道吗,可是他死了,而我的好太太和我,你知道吗,我们需要帮手——她的身体不大好,没有他的话,我们几乎没法子应付。”他感觉这个故事好像乱成一团。
那位瘦削的物理学家却一直在点头:“而你这位亲戚,你就是要他来接受手术?”
“啊,没错,我以为我说过了。但我如果还没说到那里,也要请你原谅我。你知道吗,那可怜的家伙脑袋不——不完全正常。”然后,他慌慌张张地一口气说下去,“他没有生病,你了解吧。他没什么不对劲,还不至于被剔除。他只是动作迟缓,
标签:必发娱乐官网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谢克特才想到该就寝了